怪怪的命是咖啡给的

吹爆忽悠宝贝啊啊啊啊啊ququq

没什么文笔

是个润润跟考哥的痴汉

吃鼠猫哦!

安利龙图里面殷侯和天尊两大苏到Max的男人

今天上课讨论的是Life in color

因为本身对生活没怎么认知,就有点顺水推舟顺其自然,没什么太过于引起我的关注,丧得很。

一堂课下来,重新做人。

今晚还要哭着写颜色联想到什么(´;ω;`)

谈无欲吐血都盛世美颜哦_(´ཀ`」 ∠)_

【老一辈的故事】戒指

今年的七夕就是陆天寒和夭长天啦
*依旧ooc
小学生文笔
—————
七夕的夜晚,灯火辉煌。

太白居也是挤满了人,可仔细看,就见靠窗的位置坐着一墨色衣的男人,远看就觉得邪乎,苍白接近病态的脸,那人淡灰色的眼珠子随着楼下成双出对的人转来转去,边剥着花生米往嘴里抛。

要是一凑近,就能听见男人碎碎念,在跟谁说话似的,但对面也没人,诡异得很。

“别闹啊,不然哥今晚就睡不好觉了。”

“哎哟,不就是枚戒指么,你在意啥呀。”

男人皱眉头,伸手揉心口,这人可不就是夭长天么。

至于夭长天为什么在太白居,不在开封府的原因,是因为陆天寒。

前几日发现陆天寒总往外跑,神神秘秘,不知道在干什么,夭长天也不会过多的问。

直到今天早上,正巧遇上外出回来的白玉堂,桌上放着银白色的锦囊,夭长天一看,眼熟。伸手就拍拍白玉堂的脑袋,跟上回在沙漠里安慰白玉堂的手势一模一样。

“舅公。”白玉堂抬头,就看到夭长天眉间的凹痕。

“这谁的?”

白玉堂摇头表示不知道,自己还觉得稀奇,但陆天寒不说他也不会过问,不过摸着尺寸,再看看放在桌面上的手,若有所思。

一开始夭长天还没觉得有什么事,午觉睡着睡着,心就有什么堵住,难受。

他纳闷,自家妹子又怎么了?

妹妹难受,当哥哥的自然是要肩负重任,不然自个也堵得慌。但夭长天觉得别扭,无缘无故去陆天寒面前质问这戒指是谁的,特别像那种小媳妇的语气,堂堂白鬼王不要面子的么?!

就这样,夭长天在房间里跟妹妹嘀咕了一下午。

晚上,夭长天也没去找陆天寒,出开封府就窜上太白居喝酒,吃花生米。妹妹那个委屈,那个闹,夭长天他娘打死就是不干!

又往嘴里抛了几粒花生米,抬眼就看到陆天寒坐在对面,夭长天一下子卡在喉咙里,赶紧喝下酒压下去。

陆天寒眯眼,看到他反应这么大?

夭长天顺了口气,“你来干什么?”

“玉堂说你今天很奇怪。”

夭长天一口酒喷在桌上,望天。

陆天寒现在更加肯定,夭长天作怪了!

夭长天深吸一口气,为了妹子,面子不要也罢!他嘴一撇,手指指自己心口,又指陆天寒。

“戒指,谁的?”

陆天寒一愣,随即反应过来,他也是哭笑不得,反问,“我还能给谁?”

夭长天的手指指心口,歪头,又指自己,一脸不可置信。

陆天寒没解释,拿出锦囊,把戒指倒出来,递给夭长天。

夭长天眯眼伸手接过,样式特别精致,外内都有刻纹,一看就知道是陆天寒的风格,套在手指上,尺寸刚刚好。

夭长天拍拍胸口,难受什么的呼啦一下子全消失了,他心情甚好给陆天寒填了杯酒。

陆天寒嘴边带着笑,抛进嘴里一颗花生米。

……

殊不知,第二天就冒出了这么个八卦,说太白居靠窗边有两位男子,其中身穿白衣的男子还拿出一枚戒指,墨色衣的男人起初还挺别扭,后来就接受了,皆大欢喜。

夭长天一口粥就喷在桌面,赶紧把手缩进袖子里,陆天寒那个脸色黑得跟包大人能相比了。

而隔壁桌正夹蟹黄包给展昭的白玉堂眨眼。

哦,原来是这么一回事。


———————
本来有另外一个版本,之前看过一部电影,其中有一句话还挺戳我。

喜欢你还来不及,怎么舍得弄死你

(´;ω;`)写着写着感觉这两个人不太适合这句话。

果然那一句才比较适合。

什么时候把罪赎完,你就能死了。

靠靠靠,这句话苏到爆炸!下次有机会再写嘻嘻

……终于理解到了天尊和殷侯说妖王为什么欠揍。之前看文章为什么要那么大伤感【陷入沉思】他奶奶d看的时候木板都要被捶烂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妖王回来了就好,酱油组可以继续小朋友皮一下很开心了,不过妖王也是个很皮的主,鹰王什么时候回一下x

这几天在重新又看了一次
真的!!他们老一辈真的好可爱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满地打滚】

【仙某人最好看】

ooc
仙儿是团宠 不接受反驳x
————



李奉仙的手很好看,白皙修长,骨节分明,指尖泛着樱色,就似精致的陶瓷玉器,灵活地敲打着键盘。

人好看也就算,他妈连手都长得那么好看。沐帮主感叹。



他的双眼里装有浩瀚海洋,温柔轻轻卷起海浪,非常吸引,跟平常在游戏欢快的样子有些出入。

“俊俊!!!救命啊啊啊!老子要死了!”隔壁的人疯狂按键盘。

厉华池一瞬间觉得自己脑袋是吃屎了,果然不是一个人。



“大娘,穿上,晚上温度大。”

倪莫问笑他,但还是伸手接过大衣穿上。大衣还带未离去的温度包裹着身体,以及刚吃过烧烤的味道涌上鼻。

“喂,你肩有那么宽?”

“那是,老子可有安全感了。”自豪拍拍自己的胸。

倪莫问一下子笑喷。



嘴唇
毕先生的嘴很干,李奉仙看着他不断喝水,他就忍不住逗他要给他涂唇膏。

“我不涂!好恶心的!”

“哎呀!我帮你涂嘛,不恶心的,相信我仙某人!”

被人连哄带骗的毕先生最后还是乖乖坐在椅子上,近距离观察李奉仙的机会简直难得,啧。嘴唇很薄,刚涂上的唇膏显得格外亮,嗯,像果冻。

“你看恶心不恶心。”

毕先生扶额,操!他妈再看下去就要吃了!




“哎!撞上了!”

周公谨一把捞住只注意看肉,准备撞上另一辆购物车的男人,李奉仙回过神来赶紧拍拍自己本来就小的心脏。

“仙某人,你好瘦。”

某个人被夸得猫尾巴直摇,“那是,比你轻。”

周公谨咧嘴笑,是啊,还带劲。



“兄弟!我们点外卖,你要吃些什么吗?”

冰心转门锁,发现刚回来洗澡的人已经睡着,被子还踢空。他将空调温度调高,被子盖过两条白花花的大腿,顺手关灯。

“辛苦了仙儿。”



脚踝
“啊啊啊啊,完了完了,睡过头了!”

老何吃着早餐瞅已经炸毛的猫狂奔房间与客厅之间,如玉般精致的脚踝,很好看也很瘦。

“你穿个袜子行不行,着凉。”

“知道了!今晚你跟冰心周公谨三个人搞定晚餐!我很晚才回来。”

老何对着已经匆匆忙忙的身影轻叹,又不吃早餐。



声音
“兰摧,摧摧,给我点子弹呗。”

耳麦传来的声音很苏很软,撒起娇来跟只奶猫似的。

“兰摧玉折!你他妈敢炸我!你给老子过来!”

核炸弹,这只炸毛的猫要不得。

————
还还还是忍不住出手了x
嗯 我有罪

【周仙】老子才不要你当兄弟

严重ooc
周仙贼好吃 疯狂吃😭
明知道现实不可能在一起还是😭他们怎么可以这么可爱啊!
———————

下雨了,雨织成帘子。

李奉仙咬着烟,听到身后门锁转动的声音,他转身就看到高瘦的男人打哈欠,手伸进衣服随便挠几下,天生低沉的嗓音撩拨耳朵,“今天冰心跟老何过来,准备下我们去接人。”

“操!还真来,没地方睡了!让他们睡地板!”他胡乱吸一两口,也不是真嫌弃,相反是兴奋,他掐了烟,去衣柜找衣服。

“可以兄弟,那我先去准备早餐。”

等李奉仙磨磨蹭蹭穿好衣服走出来,周公谨已经做好了早餐,两碗热腾腾的面上还有溏心蛋。

“哇,周周!爱死你了!你好贤惠哦!”

“放屁!你妈的太肤浅了。”周公谨发誓世界上仙某人真的是脸皮厚得什么话都能说出。

仙某人手快抢过一碗面,笑似一只占了便宜还卖乖的猫。




冬天下雨后的温度真的是灾难。上一秒还在车里享受着暖气,下一秒冷风直钻脖子,两个人赶紧跑进机场。

“啊啊……草!冷死!”

周公谨像是在看一个傻子,隔壁身高178的男人冷得发抖,他嘴上开着嘲讽,“傻逼了吧,叫你穿多点。”他解下围巾,围在李奉仙的脖子上。

“你不冷么?”

周公谨挑眉,“我穿得比你多。”

男人的脖子白皙,指尖的不小心触碰能够感受温度,借着高度能看到长睫。周公谨挪开眼,心里狠骂。

该死的!

“哎!仙儿!我们在这!”

周公谨连忙小跑过去,跟冰心老何两个有说有笑,殊不知随后的男人将红了的脸藏进围巾,手微微颤抖。



为了庆祝兄弟的到来,他们决定吃顿好的,唰个火锅,拼啤酒。

老何冰心仙儿周公谨四个人在厨房里准备好唰锅的东西,说实话也就一个人认真,三个人捣乱,没多久老何跟冰心就被忍无可忍的周公谨赶了出来。他们坏笑着对视一眼,决定看会电视。

紧接着两人就听见周公谨赶人的声音,就看到李奉仙嘎巴嘎巴咬着东西走出来,手里有半截萝卜。

“你咋出来了?”

“嫌弃老子帮不上忙,以后求我我也不帮。”男人哼一声,嘎巴又咬一口。

冰心笑着让位。

没半会,周公谨在厨房里吼叫,“谁拿走了半根萝卜!

两个大男人看着隔壁男人眼里只有电视剧,以及正啃得只剩下半个头的萝卜,再瞄了一眼周公谨。

算了,还是决定不说话。




李奉仙跟老何吃到一半感觉有点饱,就兴致冲冲抽出两瓶啤酒到阳台去聊人生,周公谨冰心还在为了一卷肉而争斗。

啤酒瓶碰撞在一起的清脆声音,老何跟李奉仙你一句我一句,天南地北。大多数在直播间大家都是欢乐气氛,在这里没了屏幕,唠唠家常,事业也是有趣。

“冰心挺开心的哈。”

前阵子还为了黑粉不开心好几天,一起玩的时候还沉默不语,大家也是挺担心,现在看来状态爆炸好。

“跟他汇合时心情还是蛮不错的。”老何乐呵呵地喝下啤酒,液体入喉火辣辣。

身旁的男人笑,不知从哪里掏出一支烟,点点烟火在黑暗中瞧得清楚。

“烟瘾好像没那么大了?”

李奉仙被调侃得干笑,“要戒还是难。”前阵子下播后还被周公谨没收一包烟,心他妈都痛死了,现在一天吸两三支算不错了。

屋内的男人嘀咕,“一转头没看住就吸烟了。”

冰心夹起金针菇就放入嘴,烫得只哈气,“看不出你现实还挺关心他的么。”

“那么多年兄弟,死于肺癌他妈老子都看不下去。”

“不只兄弟那么简单吧。”

冰心的话就似一把利刃,挑破那张纸。

周公谨沉默片刻,他无奈朝着笑很贱的男人骂道,“我有那么明显?”

“都写在脸上了。”

周公谨信以为真地揉一把脸。

“不挑破么?”

“你确定?”周公谨挑眉。他何曾不想,但往往一个人的冲动会忽略掉后果,甚至会伤害到双方以及家人,他不敢。更何况他不想伤害的那个人是刻在心里的。

冰心托腮,盯着锅里的肉丸子咕噜咕噜滚,“人生就那么一次,你不会放弃的。”

周公谨沉默了。

“啧,这两个聊啥呢,不怕感冒啊。”冰心见目的已达到,他放下筷子,起身去叫在阳台聊得欢快的两人。

“老何!进来吃肉啦!你们在这干嘛呢,不冷啊?仙儿,小周还给你留了一碗呢,我抢都不行。”

冰心开了条缝,冲着阳台喊。

“来了来了。哎呀,小周怎么就这么宠你啊。”

李奉仙顿住吸烟的手势,老何转个弯就知道。这两个人平时在直播间闹惯,周公谨也乐于跟着他疯,再加上水友们的热情。久而久之,谁先认真就输了。

很明显,他先输了。

或许某天的情愫的藤蔓野蛮生长,死死缠紧那颗活蹦乱跳的心,很疼。却有着疯狂向外蔓延的念头,他死死止住,他不能越界。

李奉仙低头轻笑,眼底尽是黑暗,“谁知道,现在也不错。”

老何摇头,他伸出指尖,戳戳身前男人的心口,“李叔叔,趁着年轻,还可以疯狂啊。”他们都很聪明,但在面临这个问题,却不得不做出谨慎的选择。

错了,便是万丈深渊。




深夜,老何跟冰心喝嗨。差点吐一地,李奉仙赶紧扶一把冰心,周公谨也架起喝得迷糊的老何,把他们都安置好,这才来客厅收拾干净。

两人意外沉默,气氛有些尴尬,他们只想快点收拾完赶紧回到房间。

桌面上还剩下几个空瓶,顾着收拾,也没认真看,最后一只酒瓶上,两个人的手重叠。

李奉仙触电般缩手,周公谨抿唇。

“你。”

“你。”

“你先说。”

“你先说。”

“……”

“……”

“老子不想跟你做兄弟。”

“他妈老子想跟你做情人。”



抑制已久的感情犹如海浪翻滚,谁先开始的已经不需要刻意记。他们拥吻在一起,炽热而绵长。

李奉仙的眼镜被摘下,除了周公谨那双尽是柔情的双眼,他什么也看不清,朦胧一片。

“周公谨,你是傻子么?”

周公谨凑上前又咬了一口温软的嘴唇,很甜,比糖果还甜。

“是啊,我跟你一起傻。”




————

感谢各路小天使以及太太看到最后,写不出他们的万分之一的好😭

若有不足还请大力批评【躺下等着鞭打

【邹霖】

*ooc
*动物化
*今天依旧写不好文章
*小白文
——————

1.
邹良走出军营帐篷的时候,外边已经下雪。不少狼崽儿伸出粉嫩的舌头接住雪花,反倒是被冷得直嗷呜打滚。

今年冬天来得特别早,他觉得还是早点把那只臭鸟跟小狼崽接过来比较好。想着就迈着轻盈的步伐走去。


2.
邹良跟霖夜火从小就是死对头。

兄弟们有天看到自家弟弟黑着张脸叼着把黑剑回来,问他原因,小家伙怨气还挺大,“想捡的那把被只臭鸟给叼走了。”还愤愤地一脚踹倒了龙乔广刚捏好的雪人。

龙乔广为此还嗷呜嗷呜,前爪刨坑,我的偶像啊!


3.

霖夜火是只鸟。

还是一只唯一会喷火的鸟。

灰狼抬头仰望,不远处的霖夜火细长的羽尾还带着点点星火,冲着邹良高傲喊道,“手下败将。”

星火不仅烧红了半边天,还点燃了邹良心中平静的潭水,熊熊燃烧,饥饿已久的狼终于看中了它的猎物。灰狼掩下眼中的兴奋,高跃出火圈。

赵普瞅着自家兄弟尾巴翘得老高,不禁为远在天边的霖夜火心疼一秒,这下火鸟变烤鸡了。


4.

“哑巴。”

邹良抖动耳朵尖,他抬头就看到高枝上的霖夜火,嘴里叼着一只还在四爪扑腾着的狼崽儿,显然是在路上玩疯了。

“怎么在这?”

霖夜火松嘴,小狼崽就掉了下来,邹良赶紧接住,狼崽顺着灰狼的背滑下,冲着在打理自己羽毛的鸟露出尖牙,“臭火鸡!”

“老子是只鸟!”

灰狼无奈摇头。

不熟悉的人都会被他美丽的外表所吸引,结果一说话就爆粗,真的是白白浪费了好看的外表。不仅如此,爱美还不正经。整天缠着白玉堂要比试谁更帅,经常能看到一只忍无可忍的飞鼠把火鸟踹上天。

“他咯,非要找赵普。”

霖夜火说起这事就生气。本来还指望着这狼崽能成为自己的徒弟,没想到一溜烟就从眼底下窜到了隔壁狼群,气得当时揪下自己几根羽毛,可心疼了。


5.

“不行了,哑巴,你给我躺一下。”

林间的树枝多,霖夜火不喜欢低处飞,还累。他干脆装死趴在了灰狼结实的脊背上。

“胖了。”

邹良冷不丁冒出一句。

“靠!你再说一次!老子没胖!”背上的霖夜火扑飞翅膀,说着还真的捏了捏自己的肚子。

邹良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喜欢逗霖夜火。只要一看到他气急败坏的样子就觉得好笑,而且还很可爱,不过不能被霖夜火知道,所以要夸他帅,才不会被戳脑袋。


5.

霖夜火迷迷糊糊醒来发现他已经到了军营,原来他在中途睡着了。身上是邹良毛茸茸的尾巴,很暖和。

他靠得很近,耳朵能听到灰狼的心跳声。霖夜火记得心脏的位置有他当时打架时留下的烙印。这一烙印可谓是印在了邹良的心里,火热火热的。

“喂,哑巴。”

“你醒了没?”

灰狼发出鼻音,算是应了。

“没什么,手下败将。”霖夜火笑嘻嘻。

回应他的是一爪子。


6.

“草!老子的羽毛!”

“死哑巴!”

“丑。”

隔壁的小狼崽儿翻了个身,鼻子还呼呼小泡,嘴吧咋吧咋,今天的火鸡依旧很好吃。



————
希望今年能够完整写出长篇😭
努力提升文笔
感谢小天使能够看完

甜味—「言许」

*ooc
*我爱总裁我爱许墨—— 我选择退出🌝

*大概有时间细写【我看难x




“他们告诉我眼泪是苦的。”

可惜我尝不到。

“白痴,也有甜的。”

许墨勾唇笑出声,总裁大人安慰人的方法还真的是不一样。



当修长的手指上滑进一枚极细的银环,显然是精心制作。他眨眼看向某位耳朵已经红透,却还要正经的男人。

“待会收拾一下。”

“去哪?”

“英国。”





许墨曾经以为自己不会拥有那些美好故事中的结局。他突然轻笑出声,眼中的景象已是朦胧一片。回应他的是温暖紧实的怀抱。




“现在我相信李总所说的话了。”

“什么?”

“甜得发腻。”

“……哈?”



————
所以为什么不给我新卡

😖😖😖

【题目什么的——就卫非吧】

*ooc
*自己的私心,并不想公子死在监狱里😭
—————


1. 韩非与卫庄什么时候在一起。身在迷局的两个人都不知道,更何况是外人,偶然瞧到桌下有小动作的两人,紫女也会诧异小下,这可是第一人走进卫庄的心里。


2. 两个人的性格截然相反,一个玩世不恭一个高冷似仙人从不下凡。相处久了,就知道对方都是一匹高傲,野心十足的狼,骨子里都是危险的味道,或许这就是两位王者互相吸引的原因了

等他们回头看,已经越了界,上了床,就差在公开宣布,虐得周围人胃在呕血。

他们牵手的次数没多少次,直至腊月的下大雪天,卫庄将他的手扣在手心,温度使他失神。他不禁回想第一次,当文人修长的手与剑客长年执剑带茧的手十指相扣,韩非被卫庄顶撞到失神,抬眼去看身上的男人,看到了男人眼底尽是捕捉到猎物的兴奋,而他自己就是那只猎物。

韩非才不会那么快就认输,在累晕的那一刻他凑上前狠狠咬一口卫庄的脖子,盖了章。他觉得那张脸不多笑笑,简直太浪费了。

韩非其实挺想逗逗卫庄的,一转眼看到鲨齿,到嘴的话就很自觉咽下,万一卫庄兄不开心,他就可以吃土了。

卫庄不讨厌韩非,相反他很欣赏韩非,想看这个处处吸引他的男人能够做出什么翻天覆地的事情,手中的鲨齿不断为这个男人出鞘。说实在,这些行为足以让自己意外,往后的日子细想,他简直是在纵容这匹狼往深渊冲!


3. 后得知韩非要去秦国,他饮酒的手顿住,久久才憋出一句,“活得久一点。“活着回来。

韩非轻笑出声,他探头,咬着卫庄的唇来了一个绵长的吻,最后只道,“记得要来救我啊。”

交代完流沙的事情,第二日便启程了,空气中还有烟尘滚滚,紫女倚靠在窗边,“不看一眼?”卫庄摇头,见了也劝不回。


4. 他始终低估韩非在他心目中的地位。

他满身是血,喘息着来到秦国监狱,阴冷潮湿的空气,刺骨的寒冷,他的手颤抖,他并不想看到一具死了的尸体。

跟去之前的样子相比,韩非更为削瘦,他伸出苍白布满咒印的手抚去男人脸沾上还热乎着的血,“卫庄兄,就差一点你就见不到我了。”

卫庄自然知道眼前人在地牢里受了多大的委屈,冷哼一声算是应了。

“七国天下的九十九,你还要不要?”

韩非扒在卫庄背上,双眼眯起,贪婪享受着阳光,像足一只猫,他环紧男人。

“不要了,要你就够了。”

———
洗澡时候突然感慨,写的时候发现一句话也憋不出
好嬲🙃🙃🙃
写不出他们的万分之好
其中有一点自己对他们的理解 要是有不好还请太太小天使们指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