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溟老男人——人啊总改名也不好

吹爆忽悠宝贝啊啊啊啊啊ququq

没什么文笔意识流

是个润润跟考哥的痴汉

吃鼠猫哦!

安利龙图里面殷侯和天尊两大苏到Max的男人

在此安利一位太太 @风景无穷吟莫尽. 

无敌爆炸超级可爱,画了三只超可爱的!!!因为是第一次约稿超紧张,怕自己太啰嗦,太太人真的超级好,打完草稿还问OK不OK,还能修改…啊啊啊啊啊啊,我好想拿钱砸晕太太啊我的天ಥ_ಥ


其实好想把水印打得超级无敌大【一丝不落下x

翻相册偶然发现了这篇【捂脸】已经不太记得当时写的感觉是什么样了,大抵是想要写出外公看见鹰王那种复杂的感情吧

 

不过也好想吐槽一下为什么大雪纷飞还能看到鹰王????……我靠

【邹霖】野心

人啊…看来一辈子的长篇是写不成了。

爱你们哟~

——————

1.

人不可贪心。



2.

邹良抬眼,那张过分漂亮的脸印在心头,碧色的眼眸凌厉,卷起嘴唇笑得妖艳。


霖夜火:“你这人怎么没点野心呢?”



3.

得到回应的是让人措手不及的吻,过于炽热。


邹良捧着霖夜火的脸,近距离的睫毛因紧张一眨一眨,贼可爱了。



4.

他伸手抓起霖夜火的手,按在肩膀。


霖夜火愣了,那地方不正是他之前盖章的地方么。



5.

“我野心很小,只想要你。”



6.

谁说邹良没有野心的?

大家快去看呀呀呀呀呀!!!😭

喵仙驻扎在万事屋:

* 人物属于作者,ooc属于我

——————————————————

百年了,你们关注的up终于更新啦!

这一年来我沉迷学习(?)以及爬墙去了欧美圈(x 啊还有打手游(那些小妖精们每日都阻止我那更新的手!不管怎么样,二儿子还是出来了,希望这次也没有让你们失望

感谢老雕敲美的手绘~ @魚與花 没有你的鞭挞这视频出不来der


时隔一年

久违了,龙图tag

【鼠猫】记个梗

记梗【如果有小天使们觉得占了tag可以让我删掉的】么么哒




白玉堂展昭双重生,大概是披娱乐的文吧。


大概是想看在两人在综艺节目里头遭遇了一个小案子,对方持刀,展昭捡起地上的一根树枝试试手感,再一睁眼哪还有温润儒雅的样子,眼底杀气翻涌。


还没等展昭动手五爷就过来英雄救美,五爷急得要看有没有伤到什么的,展小喵假来了一句,“没事,我点穴止血了。”


五爷瞪他下意识来了一句,“那你还…”


喔嚯,性感五爷,在线翻车。


爽。



最后就是告白。


因为前世俩人的种种原因都不能在一起,这一次再不抓住对方就真窝囊了。


哇,突然想了一下展昭抚摸白玉堂俊美的脸,真实又很梦幻,又置身于冲霄楼那晚,他把脏兮兮的手擦的很干净,抚上白玉堂的脸,已是唤不醒了。


“宝,宝贝,别哭。”


白玉堂手忙脚乱,一时之间也不记得抽纸巾去擦干眼泪,连忙捧着展昭的脸就亲上去。


……啊 他妈……真他妈忍不住这脑子啊

「陽光里有我,風裡有我,天地間有我,夢里也有我,我一直在,從來沒有和你分開,晚安。」———奪夢

谈无欲吐血都盛世美颜哦_(´ཀ`」 ∠)_

【老一辈的故事】戒指

今年的七夕就是陆天寒和夭长天啦
*依旧ooc
小学生文笔
—————
七夕的夜晚,灯火辉煌。

太白居也是挤满了人,可仔细看,就见靠窗的位置坐着一墨色衣的男人,远看就觉得邪乎,苍白接近病态的脸,那人淡灰色的眼珠子随着楼下成双出对的人转来转去,边剥着花生米往嘴里抛。

要是一凑近,就能听见男人碎碎念,在跟谁说话似的,但对面也没人,诡异得很。

“别闹啊,不然哥今晚就睡不好觉了。”

“哎哟,不就是枚戒指么,你在意啥呀。”

男人皱眉头,伸手揉心口,这人可不就是夭长天么。

至于夭长天为什么在太白居,不在开封府的原因,是因为陆天寒。

前几日发现陆天寒总往外跑,神神秘秘,不知道在干什么,夭长天也不会过多的问。

直到今天早上,正巧遇上外出回来的白玉堂,桌上放着银白色的锦囊,夭长天一看,眼熟。伸手就拍拍白玉堂的脑袋,跟上回在沙漠里安慰白玉堂的手势一模一样。

“舅公。”白玉堂抬头,就看到夭长天眉间的凹痕。

“这谁的?”

白玉堂摇头表示不知道,自己还觉得稀奇,但陆天寒不说他也不会过问,不过摸着尺寸,再看看放在桌面上的手,若有所思。

一开始夭长天还没觉得有什么事,午觉睡着睡着,心就有什么堵住,难受。

他纳闷,自家妹子又怎么了?

妹妹难受,当哥哥的自然是要肩负重任,不然自个也堵得慌。但夭长天觉得别扭,无缘无故去陆天寒面前质问这戒指是谁的,特别像那种小媳妇的语气,堂堂白鬼王不要面子的么?!

就这样,夭长天在房间里跟妹妹嘀咕了一下午。

晚上,夭长天也没去找陆天寒,出开封府就窜上太白居喝酒,吃花生米。妹妹那个委屈,那个闹,夭长天他娘打死就是不干!

又往嘴里抛了几粒花生米,抬眼就看到陆天寒坐在对面,夭长天一下子卡在喉咙里,赶紧喝下酒压下去。

陆天寒眯眼,看到他反应这么大?

夭长天顺了口气,“你来干什么?”

“玉堂说你今天很奇怪。”

夭长天一口酒喷在桌上,望天。

陆天寒现在更加肯定,夭长天作怪了!

夭长天深吸一口气,为了妹子,面子不要也罢!他嘴一撇,手指指自己心口,又指陆天寒。

“戒指,谁的?”

陆天寒一愣,随即反应过来,他也是哭笑不得,反问,“我还能给谁?”

夭长天的手指指心口,歪头,又指自己,一脸不可置信。

陆天寒没解释,拿出锦囊,把戒指倒出来,递给夭长天。

夭长天眯眼伸手接过,样式特别精致,外内都有刻纹,一看就知道是陆天寒的风格,套在手指上,尺寸刚刚好。

夭长天拍拍胸口,难受什么的呼啦一下子全消失了,他心情甚好给陆天寒填了杯酒。

陆天寒嘴边带着笑,抛进嘴里一颗花生米。

……

殊不知,第二天就冒出了这么个八卦,说太白居靠窗边有两位男子,其中身穿白衣的男子还拿出一枚戒指,墨色衣的男人起初还挺别扭,后来就接受了,皆大欢喜。

夭长天一口粥就喷在桌面,赶紧把手缩进袖子里,陆天寒那个脸色黑得跟包大人能相比了。

而隔壁桌正夹蟹黄包给展昭的白玉堂眨眼。

哦,原来是这么一回事。


———————
本来有另外一个版本,之前看过一部电影,其中有一句话还挺戳我。

喜欢你还来不及,怎么舍得弄死你

(´;ω;`)写着写着感觉这两个人不太适合这句话。

果然那一句才比较适合。

什么时候把罪赎完,你就能死了。

靠靠靠,这句话苏到爆炸!下次有机会再写嘻嘻

……终于理解到了天尊和殷侯说妖王为什么欠揍。之前看文章为什么要那么大伤感【陷入沉思】他奶奶d看的时候木板都要被捶烂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妖王回来了就好,酱油组可以继续小朋友皮一下很开心了,不过妖王也是个很皮的主,鹰王什么时候回一下x

这几天在重新又看了一次
真的!!他们老一辈真的好可爱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满地打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