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溟老男人——人啊总改名也不好

常年不在一个圈,冇文笔,谨慎关注👌

老吴同志杂食党,来者不拒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胖酱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胖酱


还补脑,不行了笑吐了

莫得标题的言凌


对于小狐狸每逢路过Souvenir必定来蹭饭这件事,偶尔还会拖上一脸欲哭无泪求求金主爸爸不要撤资的小姑娘,李泽言习以为常。


从此冰箱再也没空过,还备着两箱可乐。


不过距离上一次补货已经是半个月前了,李泽言只当小狐狸失了兴趣,当下一秒得知凌肖躺在医院,华锐公司的总裁脸色不能再黑,魏谦的腿抖如筛子。


虽然凌肖在总裁眼里还是个没长全毛,尖牙利嘴,到处挑衅惹祸的小狐狸,上蹿下跳活蹦乱跳的时候比现在躺在病床上哼唧唧焉巴巴的样子好太多了。


凌肖拿勺子翻搅,他直皱鼻子,显然对Souvenir老板煮的素粥非常不满,好歹加几片肉或着皮蛋么!他记得之前冰箱还有那么多肉!贫穷!!!


李泽言抱臂,板一张脸,“某人肚子破几个洞也好意思提要求?”


凌肖:“又不是我想受伤的!”


小狐狸毛都给炸开了,吃了大半总算恢复点活力,李泽言脸色有所好转,总归还是黑着张脸,凌肖仍不忘他作死,坑人的本质,“明天吃辣的。”


李泽言:“……我看你是彻底不想活了?”


辣肯定是不能吃,但第二日悠然来探病的时候,就看到桌上还有小半的布丁,身旁的李总一脸淡定地伸手指替青年擦了擦嘴角。


悠然:……



花絮:


凌肖:“想吃辣的。”


李泽言:“酸儿辣女,是个女孩?”


小狐狸:“你有病啊!”

依旧是莫得标题的白凌

重度OOC/跪谢大家~♪(´ε` )/小学生文笔

——————————————————

小日常(前提ABO怀孕设定)


距离查出凌肖怀孕这件事过去一个月,白起不顾凌肖的反抗,把他房子里的东西全部搬到了公寓里,之前的简单的借住变成了真正的同居。


凌肖自认可以搞定一切,实际打脸啪啪响。


白起皱着眉头,手轻抚凌肖的后背,青年觉得自己再这么吐下去迟早得跟马桶过一辈子。


“要不…还是…”


白起看到凌肖这样子,他又想起了母亲怀凌肖时的情景,凌肖也是吃什么吐什么,中午饭刚吃完,现在全部吐了出来,整个人跟纸片似的,硌人,白起心跟着揪一块。


凌肖就白起的手喝口水漱口,听闻男人的话,翻了个白眼,“等他出来打一顿不就好了。”


白起语噎,心情一下子没那么坏了,拿毛巾给青年擦嘴,转身出去到厨房按照女孩发过来的教程煮瘦肉小米粥。


凌肖坐在沙发上,兄弟二人往日也没什么过多的交流,周遭是有声的沉默,白起切葱花的声音,电视台不断更换,一时之间找不到想要看的内容,偶尔外面车道的车鸣声,两只麻雀扑扇翅膀落在窗台,叽叽喳喳的,窗户外的风一阵吹过,带来砂锅烹煮小米之后的香味,青年转过头。


平日一脸冷漠无关我事的男人,却在这里笨手笨脚煮粥。


凌肖笑了声,在沙发上找个舒服的位置,眼皮子很快就耷拉下来。


余晖之下,白起将薄薄的毯子盖在青年身上,温暖的触感落在额头,眼里是无尽的柔情。



怂得一匹


从派遣署的资料室出来,就不断有人对悠然出手,然而周棋洛并没有及时出现,想必是被人半路拦截,凌肖此时此刻觉得脑壳发昏,忍不住把周棋洛骂了个遍。


“小心!”


凌肖撞开女孩,一梭子子弹擦脸而过,淡色的发丝飘落,一记如龙吟的雷电在眨眼之间将处于高楼的狙击手击晕。


青年一把拉起悠然,“愣着干嘛?跑啊!”


眼前的青年跑得比她还快,悠然都快要哭出声了,往日的礼仪全无,她现在只想咆哮问苍天,这他妈怎么可能是一个揣着球的Omega的爆发力,这简直就是Alpha!


凌肖啧一声,“你怎么跑这么慢。”


“运动量差行不行啊!”


“你运动量差还有理?”


话音刚落,突如其来的压制性凌厉攻势,抬头迎面就是一脚面,凌肖下意识就是护住腹部。


一瞬间飞沙走石。


尘土飞扬。


方才站着的凌肖在不远处单膝跪地,一记雷电劈向某处。


只见原本无人的地方出现一位白衣男子。


“凌肖!”


青年直起身,抹去嘴角的血,示意悠然靠边站,半边天逐渐暗沉,雷电翻滚,鸣声如龙啸,凌肖看向白衣男子,神色阴森。


白衣男子皱眉,他只是奉命捉拿Queen,想不到眼前的Omega如此的棘手。


接住凌肖的拳头,下一秒脸色变换,白衣男子急忙退后几步,脸色阴郁,手臂格挡的地方麻木的疼痛,血肉模糊,一股子焦味。


“痛就对了,还你刚才踢我的一脚。”


凌肖脚踏出一步,领子突然被人拽住,一股劲儿把他往后拽,随即嗅到了Alpha的海风吹拂的味道,凌肖暗叫一声不好,但已经来不及了。


耳边传来咬牙切齿的声音,“回去再收拾你。”


紧接着措不及防地往后倒,青年骂骂咧咧,“我靠!白起你抢我风头!”


待悠然稳住凌肖,女孩抬头问青年,“现在怎么办?”


凌肖一把夺过在一旁看白起揍人的周棋洛的车钥匙,朝人露出一个坏意的笑容,“谢了,到时候还你。”


“喂!凌肖你!!!”



怒气

其实凌肖真正发脾气的样子不常见,往日嘴欠吵一两句眨眨眼算过去了,不会放在心上。


悠然能“有幸”见到是因为某一日他们潜入派遣署拿资料遇到了顾征,顾征向来与凌肖不对头,不想惹麻烦的青年躲在暗处观察,以防万一出现什么问题。


中途听到顾征讽刺白起的一句叛徒,不知怎的,凌肖的火气蹭蹭上涨,回过神顾征已经晕倒在地,女孩张大嘴瞧凌肖,她头一次看到发这么大脾气的青年。


凌肖也觉得自己过于鲁莽,但他一听到顾征说白起是叛徒他一肚子全是火,一手刃下午十成力气肯定有。


还好悠然赶紧拦住扬言要“抛尸”的凌肖,顾征的性命得以保住了。


直到某天白起听闻这事,他才明白为什么每次顾征大老远看到凌肖,脚下生风,想看见大魔王似的。


男人看向坐在隔壁喝可乐的青年,挑眉,像是在询问——真有此事?


凌肖不屑的一声“嘁”,“不电他算他好运了。”


想不到凌肖也有小孩子气的一面,白起哭笑不得,“嘴长在他身上,你管那么多。”


小狐狸不以为然,耳根处温热的触感,还有那一声柔和的声音,“谢谢。”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十刷哪吒都不够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qwq!

揪耳朵!!!


我家小游是世界上最笨的人,还有小胖酱!!!!(*/ω\*)

要不是我喜欢的太太在晋江,不然老子早就卸载了


尼玛的

quq!!!!!

龙图13.14出了,我就开心了……


啊…………重新躺平

考完试看以前的文,怎么写得这么难看啊…………………… 卧槽了

嘿嘿,嘿嘿,我除了傻笑还能是什么